柠檬影院

香港剧

> 连城诀国语1989 > 完结 >

2018-10-12 18:00:46

连城诀国语1989
《连城诀国语1989》剧情简介

香港剧《连城诀国语1989》。由郭晋安 曾江 黎美娴 谢宁主演,1989年香港地区发行,感谢点播《连城诀国语1989》。
湘西农家子弟狄云,自幼随师父铁锁横江戚长发和师妹戚芳习武务农。一天戚长发多年未见的师兄万震山派弟子来请戚长发去作客。三人到了万家。先是逢大盗吕通前来寻仇,狄云拼着受伤打退了吕通,却反而见疑于万家。先是万震山的八个弟子深夜寻衅,打了他一通。第二天他气不过他们的奚落讪笑,用从一个老乞丐处学来的几招剑法回敬了其间几人。万震山猜疑戚长发已学得师门不传之秘连城剑法又教给狄云,遂将戚长发诱入房中击杀,却又假造现场反诬戚长发击伤了他而逃走,罢了意犹未尽,复又设下骗局将拔刀相助前往捉贼的狄云裁赃诬为强奸偷盗犯,打入死牢。万震山的儿子万圭假作好人,让戚芳认为他出钱出力想让狄云尽早出狱,其实却是买通官府将狄云轻罪重办。戚芳信认为真,又确定狄云确有其罪,尽管爱情仍在,但对狄云也感到悲伤和绝望,总算嫁给了万圭。狄云悲愤悲伤交集,在狱中妄自菲薄。同室的一个疯罪犯又认为他是奸细,对他拳脚相加。但在他呆了三年之后,万念俱灰,上吊自杀时,那疯汉却救活了他,并告诉他自己名叫丁典,因为从戚长发、万震山的师父手上得到了一部连城剑诀,为很多武林人物所追逐,流落江湖,认识了一个叫做凌退思的知府的女儿凌霜华,两人一见倾心。 知府却以女儿为要胁逼他交出连城诀,不久后又将他打入大牢、这几年他已练成了绝顶内功神照功。狄云第一次听说了自己师父是个阴险毒辣、心胸极深的人,听说他和自己的两个师伯竟联手杀了师祖,但也只是将信将疑。丁典要传他神照功。他先是不肯学,后来想到报仇便学了起来,又过两年,他和丁典已是情如兄弟,倒觉外面人心险诈,呆在狱中反而安全。但丁典心系凌霜华,遂在一天晚上双双越狱而出,夜探凌知府家不料凌霜华已死,凌知府竟在女儿的棺上涂了无可就药的金波旬花毒。丁典大恸之下抚棺痛哭,中毒极深。 狄云助丁典击退凌知府的人,逃至一废园,万震山的几个弟子又追寻而来丁典和狄云拼死歼了来敌,丁典嘱他将来把他和凌霜华合葬后即死去。狄云慌张中逃到戚芳家,见到戚芳带着与他相同奶名“空心菜”的女儿,伤痛欲绝,神智昏迷,搏斗中与万圭一同昏过去。醒来已在长江边的一只小船上,便飘流而下。不久在江边一座破庙里碰上西藏血刀门下的一个凶僧宝象,宝象饿急了要吃他,却被他无意顶用两只毒老鼠毒死。他因衣衫已破,便穿上宝象的僧袍,不料在长江边一场鱼贩子的争斗中被误认为是血刀门的小淫僧。在他帮了华夏武林南四奇门下铃剑双侠的忙后反为所仇,正要被擒,血刀门的掌门血刀老祖赶来救了他,并掳去水岱之女水笙。血刀老祖也误认为他是自己的徒孙,带了他和水笙一同逃走,水笙的父亲水岱及别的陆、刘、花三奇带领很多能手一路追来。两边到了川藏鸿沟的一座大雪山中,适逢雪崩,都被堵在山里。 通过一场拼斗,血刀老祖杀了陆、刘、水三人,四奇中位居第二的花铁干却临危屈膝,降了血刀老祖。待得血刀老祖发现狄云并非徒孙且暗助敌人,要杀他时,狄云因嗓子被扼,气塞之下神照功反而瓜熟蒂落,杀了血刀老祖。之后花铁干虎视眈眈,既想杀了狄云和水笙灭口,又要吃几位义兄义弟的尸身。狄云拼死卫护水笙及她父亲的尸身,并为水笙打鹰果腹,总算使水笙对他消除了误解。 第二年春天雪化后,被堵在山外的许多华夏高手又入山来。花铁干怕水笙揭穿本相,反诬水笙与狄云苟且,使水笙的旧情人汪啸风反情为仇。狄云不管本身安危挺身而出为水笙的洁白辩护,反使人更信其事。在水笙的乞求下,狄云只得只身离去。他赶回家园寻觅师父,却正好遇上在那儿挖宝的二师伯言达平和大师伯万震山为连城剑谱而火并,万圭中毒,言达平受伤。狄云救出言达平,问明他师门的种种本相,这才知道自己的师父确是个坏人,而这个当年曾扮成老乞丐于他有恩的二师怕也不是好人。他赶去江陵万家,原想杀万氏父子报仇,但经不住戚芳乞求,反而违心肠救了万圭。不料万圭父子发现戚芳可疑,竞反而要杀拿解药救他们的戚芳。狄云赶来救了戚芳,出门之后,戚芳托言又回去救了万氏父子,总算为万氏父于所杀。 狄云将连城剑谱的隐秘刻写在江陵城墙上,想引出万氏父子报仇,却因而目击了万震山、言达平及九死一生的戚长发三人世的火并。他在危急关头救了师父,师父却反而要杀他。比及凌知府、花铁干、汪啸风等入一拥而入争夺瑰宝并因而一个个毒发张狂时,他终究看穿了世事人心。在将丁典和凌霜华合葬之后,他孤身单骑又回到了川边的那座大雪山里,计划在这永无机心和阴险的当地僻居毕生,出乎他的意外,水笙正等在那儿,并说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此书为金庸前期著作,是他为纪念小时候家里一个被人委屈毕生不幸的老长工写的。言语质朴生动,情节紧凑,故事感人,全书充满了一股悲愤之气,读来令人如鲠在喉。尽管在文化底蕴上远不及作者的其它一些长篇巨作,但写世态,写人心,写至情至爱,扣人心弦,远远超出了一般武侠小说的体现领域,甚至亦非“性情”二字所能归纳,可说是金庸著作中的独特之作。

喜欢看“连城诀国语1989”的人也喜欢: